城鎮記事:澎湖縣望安~七美-暈船記

接下來開始往七美島移動,船持續的破浪前進,船上帶隊嚮導是不會因為這點小浪而打退堂鼓,航行中仍熱情的介紹各種景點與奇岩怪石

「大家有沒有看過冰原歷險記的長毛象?,現在前面的玄武岩像不像那個長毛象啊?」

「前面那一柱柱的長柱石有沒有很特別啊?在海中很特別喔!」

此時的我倆已經暈眩的不再多說什麼,靜靜死盯著遠方的奇形怪石來轉移暈船感,並想,究竟要多久才能到達那好遠的七美島呢?

這時我已僅存的意志力看了下周圍大小朋友們,看到他們的表情就知道「我們都一樣」都在忍受暈船的苦,共苦中!

前面有一位年紀莫約念幼兒園的小男孩,因暈船的苦,靜靜地躺在媽媽的大腿上,嘴略開且眼神渙散著。他的表情讓我想到電影「全面啟動」中最後一段裡,所有人在飛機上醒來,那個日商的表情

有一位倚靠船身的大哥,也是暈船,他靜靜看著遠方的大海,那表情讓我想到電影「小丑」中男主角在公車中往外望的片段。還有一對祖母與孫女因為暈船相互依靠著,她們倆讓我想到電影「水底情深」中女主角與怪物相依的畫面

船上

當然,肯定有人的表情像是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中主角PI在海上漂流時在船上的表情,我分不太出來他是怎樣的心情。但這中間猶如一世紀之久的航行時間內,我開始想我才短短一小時的航行時間,主角PI是多日航行,他要怎麼熬過去?真的,真的好久,在航行期間我又陸陸續續想了許多的問題。直到聽見了廣播說七美要到了,打斷了我的思考

但是港口在南邊,在七美島東北方的我們要繞過去才可以登岸,還得再航行一段,但沒關係,和前面的路程相比,這個我可以

上七美島

協力:阿倫

七美島一角

城鎮記事:寧波市海曙區-南塘老街上

傍晚走在南塘老街上,紅燈籠微微亮起,照映在老街建築上,古色古香的建築上增添一份韻味,而人來人往人潮不斷,店家熱鬧喧囂。這裡如同其老街有眾多美食,像是南塘油贊子或十六格餛飩,皆是這老街知名且不容錯過的美食

我們順著老街,漫步

南塘老街

作為寧波歷史街區的南塘老街除了傳統建築外,其街道構成的南門三市亦為亮點,也就是所謂的一街一河一市,順著南塘河岸構成的南塘街,街道布局則是一條直線且多巷的魚骨狀,上面有眾多徽式傳統建築

這些傳統建築並非老屋翻修,而是貨真價實那嶄新的傳統建築,也就是你看到的,包含地上踩踏的石板,都是新鋪設的。但也非全然是新的,老街上仍有眾多文物保留點,而這些景點由新的老街串連而成,儼然是一條富有歷史特色的商業街,整條老街還分一、二期開發

我就在想,撇除商業考量外,在原地以精神層面重建,老街是否有傳承再造意味?將原有歷史重現,這種「仿古」作法在寧波,甚至在中國習以為常,因此亦有人認為,每個地方對於歷史物是建立在共識上,才有作法不一,而衍生不同看法與見解

在原地重建後的老街雖一定有商業模式考量,不過老街最初本來就是商業才出現的,因此我並不排斥老街上出現的商業行為(人出遊就是想吃吃喝喝),說穿了,無論是在已拆除的老地方蓋回老物,還是在被拆除的老地方蓋出新物,能否永續經營且回饋社會,才是最好的!


後語:借用仿古一詞

這次提到的「仿古」一詞,源自於宋徽宗,由他主導的仿古讓許多古代失傳玉器和製作技術重現,對於補足歷史缺口功不可沒,另一位主導仿古的便是乾隆皇,而歷史上知名的仿古專家則是雍正年間的唐英

至於這些寧波的再造老街,這裡提到的南塘老街和之前記錄過的鼓樓步行街,仿古到什麼程度,我並不清楚


延伸閱讀:寧波的其他老街道

寧波海曙-鼓樓步行街與天一廣場寧波江北-外灘一遊

旅行記憶筆記 – Travel notes memory | 一併推廣你的粉絲專頁

南塘老街

南塘老街:中國  浙江省寧波市海曙區船埠港,南塘老街步行街

大眾運輸:公車可搭乘6、123、130、161、505、510、513、525至鄞奉路尹江路口下車,步行可達

城鎮記事:寧波海曙-中山公園

在孫中山先生逝世兩年後(1927),寧波為紀念孫中山先生而將清代舊衙署用地闢為公園,整體於1929年落成,亦寧波首座公園,園內有假山、曲廊、亭臺等等,成為市民休憩好去處。1998年寧波市政府將體育場與中山公園做相連,成今日的中山廣場。與鼓樓、城隍廟和天一廣場共同坐落在寧波老城區

而隨時間推移至現在,老城區人潮依舊不減,惟中山公園人口結構逐年老化,成了寧波人眼中的老人公園

寧波中山公園

基本上看的到的亭臺、涼亭等等,放眼望去皆是老人(也可能是中年人),它們除了聊天外,更多時間是在這裡唱戲曲、唱歌之類的,還有些是現在演奏,整個公園像辦嘉年華似的,熱鬧喧囂。而聲音有多響亮呢?可看見照片中有人摀著耳朵就知道了,當然這僅僅一角

寧波中山公園

若爬上假山向下而看會有種「怎麼會這麼多?」諸如此類感覺,而音樂亦是此起彼落,更熱鬧喧囂,難怪有人說這裡是老人公園,但作為首座公園,看著寧波走到現在,可說經歷萬千,而園裡那些老人亦是經歷寧波無數次改變,一切看盡眼裡

好比什麼奉化撤市設區,江東併入鄞州、而鄞州又部份劃入海曙區等等,但,無論市區怎麼擴大重劃,老城區依舊在那,而想探一些昔日寧波故事,中山公園的老人會樂意與你分享的

這裡可是老人休憩的好地方

協力:心疼

昔日老城區範圍

延伸閱讀:寧波海曙-鼓樓步行街與天一廣場

旅行記憶筆記 – Travel notes memory | 一併推廣你的粉絲專頁

寧波中山公園

中山公園:中國浙江省寧波市海曙區公園路

大眾運輸:公車至中山廣場下車,步行可達,可搭乘6、30、118、305、360、363、380、501、516、517、521、527、812、819前往

城鎮記事:寧波市寧海縣-徐霞客與中國旅遊日

終於再次回到寧海,這次我們在縣城裡,走到徐霞客大道,看看這個第一個撰寫遊記的明朝古人徐霞客,他生平遊歷四方,足跡遍布十六個省,並集結成徐霞客遊記,寧海便是開卷第一章

徐霞客

在寧海有徐霞客公園和徐霞客大道,可見徐霞客在寧海的地位,走在徐霞客大道看著遊記第一章-遊天台山日記:「癸丑之三月晦(1613年),自寧海出西門。雲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態。三十里,至梁隍山。聞此於菟夾道,月傷數十人,遂止宿。」看著這段文字可真有身歷其境,畢竟也在寧海跑過幾個鄉鎮,在前童時便有看見梁隍山的指標,雖說我直奔前童……反正兩隔壁啦,不過他要是門票沒收這麼貴的話,我應該都會去看看

接著我讀到另一個後遊天台山日記更是讓人興奮啊!看著那開頭:「壬申三月十四日(1632年),自寧海發騎,四十五里,宿岔路口。其東南十五里,為桑洲驛,乃台郡道也;西南十里,松門嶺,為入天台道。」我想了一下,當時桑州和前童之間,我的確有在岔路鎮換車,原來這條路已經通行幾百年了,岔路至今仍是重要路段,幾百年前徐霞客也是這樣走,讓我更有身歷其境的感覺啊!

徐霞客

徐霞客

接著到了徐霞客出發的西門,聽心疼說是後期修建所以很新,城門前是一個大廣場,徐霞客三月底離開後,在五月十九日正式動筆,也就是所謂的開篇日,而在中國有一個中國旅遊日亦是五月十九日,便是以徐霞客的開篇日下訂的,背後的功臣可以算是寧海縣人民政府吧

徐霞客

遽聞寧海縣早在十幾年前便一心一意想推五月十九日為旅遊日,起初在縣內推廣,隨後到了寧波市,又到了浙江省,最後跑到了中國國務院去了,可真是一路向上,總算在2011年由中國國務院通過,將五月十九日訂為中國旅遊日,若你上網搜尋中國旅遊日的話,便可以知道當年寧海縣得知這好消息後,有很多人自發性地跑來西門前的廣場慶祝,起碼三千到五千人啊!

才怪!只見心疼說:「其實政府早就透過小道消息知道國務院要通過這個,所以那天找了很多高中生換上便服,去西門廣場上大肆慶祝」,此時我在這廣場上……突然覺得好有畫面啊,但無倫如何,現在寧海還是以「天下旅遊,寧海開遊」作為宣傳,徐霞客依舊在寧海有一定的地位,而目前中國大陸在五月十九日則有許多景區門票優惠或免費,真是優惠許多。是這樣說沒錯啦,但是見寧海人不以為意的,我問說徐霞客在寧海增加曝光率,難道不好嗎?

人家徐霞客是江蘇無錫的江陰人!他只不過是從寧海出發罷了!

協力:心疼

延伸閱讀:寧波寧海-桑州鎮、老街寧波寧海-前童鹿山、燒餅
旅行記憶筆記 – Travel notes memory | 一併推廣你的粉絲專頁

寧海

後記:當年除了寧海想推中國旅遊日以外,徐霞客的家鄉江陰市亦想以徐霞客登船離開江陰的三月二十九日作為中國旅遊日,兩縣市爭論多年,最後寧海縣成功,因此寧海縣裡有徐霞客大道和徐霞客公園,而江陰市轄下則有徐霞客鎮

城鎮記事:杭州市臨安市-此臨安非彼臨安

到杭州後,馬上到黃龍公交站轉乘598往臨安的客運,過了西西濕地後上了高速公路往山裡開,這感覺像極了在高鐵左營搭乘旗美快線入山一樣,仔細一對,兩者連時間和里程數都差不多。但要不是前去拜訪的浙江農林大學就在臨安,壓根也不會到臨安這個地方,充其量也就只知道臨安是南宋首都罷了,想到可以去看看書上讀到的亡朝(南宋)首都心裡多少激昂,看看還有沒有南宋的形狀,還是面目全非

車子過了青山湖水庫代表即將進入臨安市區,在臨安東站下車出站後,看了一下四周,山峰四面環繞,感覺來到了山城,外面店家林立熱鬧,在看了一下街道上與街景,不禁起疑問,這裡真的是曾最為首都的地方嗎?看整體的市區地形和面積,感覺不像是都會大城市該有的輪廓,更別說首府之類的,歷史上說的臨安難道已面目全非?

臨安

臨安市區不大,大致上是錦成、錦北、錦南、玲瓏街道組成,但由於目的地是浙江農林大學,我便直接轉公車過去,並沒有多待,而沿途的風景告訴我,是該回去念歷史了,我一定是弄錯了什麼,才會以為南宋的首都在這,於是找了資料看了下,嗯……

南宋將杭州升格為臨安府作為行在(陪都),意取臨時安置,首都還是汴梁(今開封),這個故事好像在哪裡有聽過有類似的?一時間想不起來唉!不過……此臨安非彼臨安啊!根本是現在的杭州市區啊,當年只是借了名子去用,唯一有關連的是當年的臨安府管理旗下的臨安縣,也就是現在我所待的臨安市,以下空白

臨安

公車到了農林西門口,我看了下附近的住宅,聽說是叫什麼吳越人家來的小區,是一個商業混住宅區,吃和玩樂都有,還有旁邊的大學城商業街,亦是熱鬧,而且有什麼書茗號、麥恬等感到韻味深厚的店名!

於是我在想幾百年前的臨安人知道名稱被杭州拿去用時,心裡在想什麼?是覺得於有榮焉?可以在臨安二字站在歷史的舞台上;還是忿忿不平,覺得臨安就是這裡,怎麼可以亂改來誤導視聽?當然這僅是我小小想像,於是我又順便想了一下當年的杭州,其實南宋那些皇帝也不是這麼想打回黃河後,像是對第一任的趙構來說,一度在海上漂流是怎樣的心情趙構最知道,而終於安居下來,下屬又要戰爭,而且把兩個皇帝救回來後,這對自已不好,讓皇位顯得不大正統。後面幾個皇帝想打回去也因後期疲勞逐漸放棄,包含趙構內好幾個跑去當太上皇

而當年許多北方逃下來的,包含岳飛、李清照在內,應該是沒什麼人回去了,倒有些南宋官員回去金朝出差時,順便去看看汴梁的皇陵,真想知道它們是怎樣的心情?但後來的臨安府因為運河和稻米的關係,發展比當年北方還要好,城內高達百萬人口,各行各業皆有,不知當年的臨安縣可否受惠?

南宋的最後任皇帝亦是於海上漂流,元朝最後在驚滔駭浪下讓宋朝逃不掉,滅了南宋,後來的後來,又變成了杭州府和臨安縣

 

臨安

哎呀,人已經在門口等了,且讓我稍微介紹一下臨安吧

臨安市浙江省內面積最大的縣級市,達3127平方公里,境內多山、丘陵,產有竹子、茶葉、山核桃等農產品,境內有天目山、浙西大峽谷(浙東大峽谷在寧波寧海喔)和人工建造的青山湖水庫。但這最大縣級市的頭銜快要沒啦,因為臨安即將撤市設區,改制為臨安區,成為杭州市區的一部分,更拉了一條杭臨城際鐵路(營運模式類似於台鐵區間車)從臨安廣場往上到浙江農林大學,左往青山湖、科技園區到老餘杭鎮,最後和杭州地鐵五號共站,連杭州市區,有沒有感覺和杭州的距離更近了,未來杭州臨安一家親,大家都是杭州人,不要分,那麼細!

才怪!你看台南縣市合併升格直轄市後,溪北(曾文溪分界)的人到現在對原台南市也沒什麼認同感,臨安到杭州黃龍就三十幾公里了,沒這麼順利,未來應該還會在爭論一陣子吧!顆顆!

交通方面協力:王珂(from Zhejiang A & F University)

旅行記憶筆記 – Travel notes memory | 一併推廣你的粉絲專頁

目前如何到臨安:在杭州東站轉乘地鐵二號線至武林廣場下車,接著站外轉乘BRT武林廣場北至黃龍公交站下車,轉乘客運598、K598直達臨安東站

另外上海、寧波皆有直達客運到臨安,可依自行需求選擇

城鎮記事:白晝與夜晚的西塘

此篇為針對西塘現況看法發表,欲了解西塘請看:嘉興嘉善-水鄉西塘古鎮

西塘為中國著名六水鄉之一,讓許多遊客前來造訪,就為了一賭那些幻象中的江南風景,小船緩緩划過河相連河岸兩旁的圓拱橋,岸旁的楊柳隨風擺動,江南美女人撐傘靜靜的走過橋,勾勒出朦朧的水鄉之美,而他的確不負眾望呈現出自己的美,而上述場景亦於現今可見,不過僅限於早上八點,還沒開始查驗門票前…

西塘

其實沒這麼慘啦,除非你追求的是閑靜的攝影空間,還需要些晨露陽光之類的,不然白天就很有情調了,走在廊道下望著水道,看著船來來往往的,整個人就容易沉迷在水鄉裡了,這也是西塘優於鄰近烏鎮的原因。也許有人說西塘人潮眾多,逛起來費力,感覺古鎮都不古鎮了,已無昔日風采,但西塘本身在明清時期便發展米市、製陶與窯業與其他種種的商業行為,儼然已形成熱鬧街市,加上便捷的水道同運,可說是因商業交流而發展的產業大集鎮,本身便是商業地區,市街上還是有人感覺起來比較有生氣(即便是遊客),若沒人的話就和他們的標語「生活著千年的古鎮」背道而馳了。雖近年公路開發後,不以鎮內水道通運,重要市集、機關也在外面馬路上,但拜訪老街上的遊客不妨把自己想成亦是去上街逛逛,配著水鄉,讓自己融入歷史風景裡,想法不同感受就不同

西塘

但晚上後,水鄉西塘就整個顛覆傳統了,突然開始五光十色的閃亮亮,開始出現音樂,有彈吉他的、有live band,這些老街常見,可是像Disco這樣強力放送的動次動次動次…是怎麼一回事?整條街道瞬間成了夜店街,音樂大聲放送,可以看到照片上有人是摀著耳朵在講電話的,雖說古時酒家也有彈琴表演,其實夜晚聽個音樂調情無傷大雅,但我確定古代沒有動次動次的強勁節奏,也不會有北方宮廷鼓表演,更沒有夜店DJ嗨翻全場這種洋玩意,不時還有小蜜蜂在外面拉客,有些還打扮成小皇帝或大猩猩吸引遊客駐足,我到底看了三…三更半夜還沒到,不要出來嚇人好嗎?

日夜反差讓我我覺得可以用「差異最大-一日體驗寂靜與喧鬧極限之旅」來做觀光噱頭了

西塘

走到另一條街,進了一間咖啡店,音樂居然還聽的到,簡直追殺耳朵,索性與老闆娘聊了一下,得知這樣的是近幾年才開始的,應該是有人起頭後成績還不錯,其他人也一同跟進了,而現在十一點後會音量管制,也較少出現徹夜狂歡而擾人清夢的事件了(但偶爾還是有店家偷偷在半夜繼續),但小蜜蜂卻日益嚴重,若你不出來拉,別人會大膽的把準備進你家的客人拉走,已經到「你今天不出來拉,明天你的客人就被他拉走」…

這麼一看下來,感覺麻煩漸漸擴大當中,再這樣下去可就成吃西塘這塊老招牌的本了,遲早會把本錢賠光的,就我微薄看法,若政府能輔導古鎮成立自治會(據聞有經營方面的協會),大家共商來改變西塘,可透過公民咖啡館等形式進行,激發參與性,達到互動及整治方向。畢竟歐洲也有人在古堡開派對,要是整頓的好,讓不管是吉他清唱、樂團表演和派對都可以在這裡並存,加上特色活動,成為西塘新賣點,亦共創雙贏局面,但這也僅僅是我鍵盤推算,實際情況也只有當地商家做清楚,也許只是「前景不夠壞,西塘兒女不愛」,或正等一個改變的契機

西塘

無論如何,西塘大致上還算滿意,旅遊還是值得一去,至少照片拍出來還帶有水鄉氣質,盼能有長遠經營的規劃,下次再訪時,繼續進行「生活著千年的古鎮」!

資料協力:末小末(from 西塘私享家客棧)
旅行記憶筆記 – Travel notes memory | 一併推廣你的粉絲專頁

城鎮記事:寧波市寧海縣-炒米麵

聽聞寧海有獨特的米麵料理,由大米加水輾磨成漿,蒸熟後再製成條狀,曝曬晾乾,而寧海為大米麵,麵條較粗,口感扎實,與米線、河粉仍舊有些不同,讓我躍躍欲試

這個寧海米麵以米製成,我以為會類似米粉,沒想到米麵更接近米飯,加上炒蛋的炒米麵居然有股家常蛋炒飯香氣,這點倒是令我驚訝!以往吃的米製產品,往往已轉化成另一種食物了,但這米麵居然還有米飯香氣,還沒品嘗就已令我夠驚喜了,米麵口感也相當不錯,幾乎就像在吃麵條,帶有米飯香氣的麵條。但米麵不易保存,製成後僅存放三至五天,因此要吃新鮮的米麵必親臨寧海才得以品嘗寧海米麵一邊吃米麵我一邊想著,寧海有麼多的獨特美食,和地理位置、地形多少有關,歷史中,寧海多次在寧波與台州劃分上打轉,最後被劃入寧波,但因地形阻隔影響,寧海衍生出限定美食,也造就了獨特的多樣性,像是桑洲麥餅、長街蟶子、望海茶、寧海米麵等引以為傲的食物

這個和生物特有種有異曲同工之妙,因阻隔的地形還呈現特有種,寧海便是在這樣的環境而獨樹一格,不單是寧海對外,光是寧海本身就有區別性,寧海縣南部由於多山阻隔,和北部縣城地區的方言、習俗等也略有不同,像是早年寧海縣南部的桑洲鎮僅有盤山公路做對外聯繫,因而衍生出正月十四過元宵並吃麥交筒的傳統習俗,但隨著省道通到寧海南部,隧道開通,以往不易抵達的地方也變得方便,更可以去看看當地特色小吃

雖說地形阻隔的例子在中國非常多,若因米麵等其他獨特美食吸引旅遊,寧海絕對可在寧波市裡打造自己獨特在地氣息,因為美食絕對是旅遊上不可缺席的部分,在適時搭配景點節慶等觀光宣傳,可以說是文化與美食兼得啦。看著這盤快被我吃完的米麵,突然覺得小小一盤米麵背後可以有這麼多意義,但寧海鄉親則表示:希望真的有人看了來找我……吃米麵!

還可以順便遊寧海啦!對了,我是吃寧海市區(縣城)大觀園附近的炒米麵喔!

如何到寧海:可在寧波搭乘高鐵到寧海,再轉公車進入市區,亦可從寧波汽車南站做往寧海的客運,另外奉化與寧海之間有客運互通